主页 > N水生活 >【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 >

【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

2020-06-12


【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T台筑梦靠自己四之二】幼时瘦长人长成模特儿施晴时尚界明日之

小时候,高高瘦瘦的身材使得施晴常被同学嘲笑,并被戏称为“长人”,而她也因此一度沦为男同学想要结识她身旁好友的“工具”,即藉由她去结识与她要好的女同学。

长大后,高高瘦瘦的身材却让她得以当上模特儿,并成了大马时尚界的新星及许多男性心目中的女神。

现年25岁的女模施晴(Shikin Gomez),自认小时候是个丑小鸭,长得高瘦而且肤色黝黑,因此,她常被同学们拿来当笑柄,且大部分男生都不屑瞧她一眼。

“我时常沦为男生结识其他女生的‘工具’。”

忆起这一段相当难堪的童年遭遇时,她却是一脸笑意,显见她早已不再介怀这段往事。10年前,当时还在校园里求学的她,鼻樑上总是架着一副厚重的眼镜,头上则规矩的包着头巾,由于她是高个子,所以,她和一群同学并立时,总是显得“鹤立鸡群”。

“朋友还替我取‘长人’(Panjang)的花名,当然这让我很不好受。”

她披露,她自小就因高高瘦瘦的外形,而在同侪间遭受到言语霸凌,让她的心灵伤痕纍纍,但她却依然故作坚强。

后来,她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学着做自己,并在各类模特儿选秀赛中胜出,成了大马新晋模特儿,相信这是她的同学们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除了外在的美丽,她认为,人的内在美也非常重要。唯有内外兼具,方能在时尚界生存。

出生于穆斯林家庭的施晴,在踏上模特儿之路后,也曾受到外界的抨击,但她却坚持实践自己的理想,且心中的火焰永远不为外人的冷言冷语给浇熄。

赢全马模特儿竞赛冠军

她是巫印混血儿,在从业余模特儿走到今天的全职新晋模特儿的过程中,她也吃过不少苦头。正式接手模特儿工作是在21岁那年,而她在就读学院时期,也曾担任同学的模特儿。毕业以后,她先是担任一名本地艺人的助手,同时也到珠宝店打工。

“本地模特儿多是业余的,我也不例外,所以,在接下工作后的空档,我偶尔也会去接其他的工。初期入行的工作量不固定,收入也很不稳定。工作量也得看季节,就好比过年过节的时候,工作量特别少,我们的手头就会特别紧。”

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当全职模特儿,家人也认为这份工作并不实际,所以没有给予支持。收入的不稳定,再加上亲戚朋友对她加入模特儿行列的决定感到怀疑,使得她一再受到打击。

“很多反对声音都是来自远亲,他们也责问我为何选择这份工作。”

她说,她是以接拍婚纱拍摄工作出道,当时,市面上的新娘装穿起来较为保守和乾净,但到了后期却越来越裸露,且批判声音也越来越多。

“我不能说自己不在乎他人的说词,但在听过上述谈话后,我告诉自己不要放在心上。这是我的生活我的选择。最重要是忠于自己的核心价值。”

2015年,她第一次赢得全马性质模特儿竞赛的冠军奖座,而后的工作邀约才越来越多。“使我无暇在全职工作上尽力,后来,我唯有辞职并全心投入模特儿行业直至今天。”

名模参赛勾心斗角

2016年年杪,施晴和友人飘洋过海到曼谷参加“第五季亚洲超级名模生死斗‘”(Asia's Next Top Model Season 5)试镜,结果却因为表现不佳而宣告失败,但她不灰心,并在最后一场试镜中突围而出,成功得到了参赛资格。

希茜今年25岁,而超模赛对参赛者的年龄要求则是在27岁或以下。她自认自己的青春已经不多,所以一定要让自己成功跻入比赛,扩展自己的模特儿生涯。

“还记得2016年,环球小姐渥兹巴赫曾在录影空挡告诉我说,从我身上,她看到过去的自己和那拚搏的精神,我们好强的性格仿彿和她很相似。”

“两个月在新加坡取景的时间,我们的手机都被没收,几乎和外界断绝了联繫。”她说。“那是我第一次来到新加坡,其实并没有太多紧张的感觉,反而多是感到新鲜刺激。” 比赛里的过程紧张刺激,名模之间偶尔出现勾心斗角的情节,让人不禁捏了把冷汗。

曾被摄影师性骚扰

在为期5年的模特儿生涯中,施晴面对了不少的挑战。

“每个模特儿都必须尝试在天台上跌倒。”她笑说。“我也曾差点跌倒,若是场面尴尬,那就当作自己不知情,然后优雅地离场。”

但最让她难忘的是有一次遇到职场性骚扰的经验。对方是一名专业摄影师,藉着要约她试拍,而在无外人的情况下,对她做出不雅动作和言语骚扰。

“后来,我直接告诉他说我有事,然后赶紧离开现场。到了晚间,我得再次和他确认隔天的拍摄工作,我也说必须带男友一块前往,他则以‘职场专业’为由拒绝,并停止和我合作。”

施晴认为,如果她们和摄影师不熟,最好能在拍摄时带着朋友同去。

“模特儿是一份外表看似光鲜亮丽的工作,但其实并不然。除了外表上的特出,态度也是决定我们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的关键。”

靠走猫步扳回一城

比赛刚开始初期,施晴面对不少压力。

“尤其在第一集的比赛当中,我摆Pose拍照的表现逊色,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当下我认为自己肯定输了。所幸我过后从走猫步中扳回一城。”

13名参赛模特儿相处一段日子后,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即便在荧光幕前有着不少闹剧,但是回到私底下,大伙儿都可以玩在一块儿。

“第一个女孩被淘汰时,大伙儿都抱在一块哭了起来。就好比你刚结识一名新朋友,当你还想花更多时间去了解这名朋友时,她却突然离开了。而你们之间又没有彼此的联络方式。由于比赛还在进行中,所以参赛者都不能和外界沟通。”

单独吃饭也可自得其乐

施晴的家庭背景相当开放,但在她15岁那年,她转校到传统中学时,母亲却吩咐她包头巾。

为了避免遭受不必要的麻烦,她上学时乖乖听母亲的话,无时无刻不披上头巾。由于母语是英语,她说起马来语有些突兀的声调,故常成为同学的笑柄。

从小,施晴便有着乐观的个性,即便身旁的人再怎幺将她边缘化,她仍旧可以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得其乐。

“在食堂里,如果没有朋友和我一起,我不介意一个人坐在角落吃饭,也一样可以自得其乐,一点都不会感到孤单还是什幺。”

16岁那年,她和其他少女一样,开始注意装扮,并学会佩戴隐形眼镜及化妆。“慢慢的,身旁人也开始给予注意。”

她说,即便是长期受到朋友的嘲讽,她仍然可以活出自己,一步一步自我增值。

“还记得中学时期有名男友,和我交往一个多月后就提分手,分手的原因是他嫌我不够漂亮。不久后,我剪了一头短髮,并开始佩戴隐形眼镜。当我的外观造型有了变化后,他便来向我要求复合,我当然不答应啊,他根本就是个伪君子嘛!”

她披露,她当时剪短髮并非因为情伤,而是因为蕾哈娜雨伞歌崛起,女孩儿们崇拜这名欧美巨星的风範。


特约/克里斯.2017.05.24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