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水生活 >一个横跨两岸的视野观察:读国际新闻就有国际观? >

一个横跨两岸的视野观察:读国际新闻就有国际观?

2020-06-14


一个横跨两岸的视野观察:读国际新闻就有国际观?

今年四月,海基会前会长江丙坤的一句「宁可让大家看国际新闻,也不要看八卦新闻」,进而希望让「具有国际视野的」大陆媒体进驻台湾,从而引发台湾内部巨大争议。身为一个「归国在台陆生」,不得不讲,刚来台湾的时候,我也觉得台湾的新闻实在是太「琐碎」了,每天只关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很少关注国际新闻。

果然,导演李安也表达了同样的感情,此前听说李登辉也看不下去这样的台湾新闻了。不过在台湾接近一年的时日裏,我对两岸的「新闻观」以及两岸视野差异的原因,有了一些进一步的看法。

越是没有越是珍惜

在大陆,计程车司机聊起党中央的事情就像说自己的家事一样,田间地头的老乡都能就中东问题侃侃而谈一番。我年近80的奶奶不但认得台湾五都的市长,更能说上一大堆外国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不得不说,大陆民众对国家大事、国际新闻的关注程度非常高。

为何会这样呢?大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非中央一套的《新闻联播》莫属。大陆人戏称《新闻联播》的内容千篇一律:「前10分钟国家领导人很忙,中间10分钟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后 10 分钟国外人民水深火热…」可见,大陆人眼中的新闻,不是国家大事,就是国际新闻。

大陆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中,固定会播送10分钟的国际新闻。由于前20分钟的内容都非常制式化,很无聊,大家关注得也没那幺多,于是对新闻关注的焦点就转移到了后10分钟的国际新闻上。使得大陆人「不得已」地扩展了自己的国际视野。

台湾的新闻中,经常能够看到立法院质询的新闻,这在其他民主国家裏也司空见惯。但在大陆,人民并无这样的民主生活。大陆的新闻并不忌讳这样的新闻,但它本是希望把这些「民主乱象」展现给大陆人民看,让大陆人知道这样的民主并没什幺可好。

谁知老百姓看了以后,心里隐约留下的还有一丝羡慕。在大陆的政治环境下,很多东西无法满足民众的需求。人民无奈只好把自己的需求投射于大陆之外的地方——台港澳和国外。

大陆人出国很难,无论去哪都要签证,何况有时国家还可能限制你的出境,这一点与台湾截然相反。于是两岸就变成,想出国的出不了国,能出国的不稀罕出国。越是得不到,越是渴求。好在国际新闻弥补了大家的这一空虚。

如此,对于大陆人来说,国际新闻就变得难能可贵,成为了枯燥新闻中的调剂,无聊生活中的稀奇。而大陆人的「国际视野」也就这样慢慢被锻炼出来了。即所谓「操中南海的心,吃地沟油的命」。

什麽环境什麽需求

我所认识的台湾新闻,张家长李家短是主旋律,这在大陆的新闻中是非常少见的。大陆的新闻则认为,电视上要播「大事」,小事不足以在萤幕上挂齿。

其实,台湾的舆论媒体环境比大陆不知开放多少,台湾的电视台即使不报国际新闻,但却有着大陆根本没有的BBC、CNN、NHK等国外频道,使台湾人的视野直接与国际接轨,不缺乏「国际视野」所需的环境。但为何还是觉得台湾人对国际的关注程度很低?

台大有一位教授说得好,「世界不关心我们,我们如何能关心世界呢?」确实,台湾的国际地位非常尴尬,使得台湾人难于关注国际时事。尤其,基于现实利益考量,很多国际时事会与本国的对外关係有一定关联,国际信息对于该地才是需要被了解的,且媒体才有必要耗费财力外派人员驻外採访。但台湾却无法有这样的「所需」,所以,就是国际新闻放在眼前,也很少有人去关注它。

那幺,台湾民众的所需会是什麽?台湾的媒体几乎是跟着观众的喜好来製作节目,可以说电视节目所播放的,就是一般民众所需求的。而这些民众所需的内容,恰恰是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是民众身边的平常事。

难道大陆人的所需就不是平常的小事,而是国际大事吗?显然不是。正是由于台湾整个社会的民主、自由、开放,才使得舆论尊重民意。大陆的媒体受限于党和政府的控制,他所播的内容其实是党和政府所需要的。尤其,很多时候大陆的媒体对国内的问题不能讲真话,甚至不能讲话。如此看来,国际新闻不过是转移国内矛盾焦点的手段罢了。

不过,台湾过于关注民意的做法,使民主变样走形,变成了民粹,这也是需要警惕的。于是,大陆和台湾视野陷入了两个极端:大陆过于关注国家和国际大事而忽略身边小事,而台湾过于关注身边小事而忽略国家和国际大事。

一个横跨两岸的视野观察:读国际新闻就有国际观?

两岸民众的视野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不足。两岸对事实的关注的面向不同,若说存在问题,也是各打五十大板。但是,作为青年人,我们的视野应该比一般民众更高、更远、更全面才行。所以,我们应该跳脱两岸各自的视野侷限。

我们姑且先将关心事实的视野分为「国际」的和「本土」的。

对于大陆人来说,我们非常缺乏「本土视野」。虽然电视媒体上广泛宣传「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但这不是社会发展的全貌,还有更多的议题、问题需要我们关注。比如民生议题、社会问题、政改问题等方面,都是老百姓较少碰触的。

碍于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问题,大陆人很少能够参与到社会议题的讨论中去。我们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知会怎样的时候,过度关心国外时局的走向又有多大意义呢?台湾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公民社会,而大陆的公民运动却还非常薄弱。

作为青年人,我们唯有摆脱常规媒体的框架,才能深入了解社会。现在的网路给我们提供了更加宽广的视野。但这还不是全部。有很多关于国内矛盾的问题,是我们在共产党言论控制下所看不到的,如此,「翻墙」成了一个必要。

但是,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外面的世界还很刺激,可是外面讲的事情未必都错、也未必都对。我们关注内部消息的时候,不能忽略外边的消息,尤其是反面意见的。但外边讲得也未必就是真理,尤其是西方,我们毕竟还是要有相当的批判性眼光来了解事情,吸收知识。

而台湾在过度关注自己时,忽视的部份有两个:一是关于国家发展积极向上的一面,再者是对于国际时事与局势。我接触过的很多同辈年轻朋友大多这样:看上去好像非常关心国家、社会,非常关怀民生、民计,但总好像是空有一腔热情,很少能提出什麽真正意义上的解决办法,甚至也说不明白反对的理由是什麽。

在台湾(我在韩国的经验也类似),几乎无论政府做什麽、怎幺做,民众都一定要骂,骂得比反对党还兇,甚至都不知道爲什麽要骂。显然,这不是一个理性的状态。我们的目的是爲了让人民的日子过好,让国家更完善,解决问题才是反对的关键。

到最后,除了把社会氛围搅得一团乱,剩下什麽都不管了。年轻人若想关心社会和政治,要站在一个妥当的立场上。我们不是「反对党」,我们是「监督党」!我们目的不是爲了把执政党拉下台,而是督促正在执政的党不要变得更烂,促成其往正确的方向前行。学生若沾染过多的政治计算,那我们原本淳朴的初衷必会受到政治的利用和污染。

台湾複杂的内斗,也是台湾没有过多精力关心国际的原因之一。青年人若想真的了解国家、关心国家,没有一个良好的国际视野是万万不行的,不然只会沦为井底之蛙之类、小国寡民之辈。一个良好的国际视野,不但可以为我们提供参照,更可以为我们提供经验,尤其是教训。我们总以为国外的经验都是好的,殊不知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扩展国际视野的同时,审视辨别的努力也要同时提高才行。这一点,国土广大视野开阔的大陆人比较看得明白。

大陆也有面对国际的同样问题。认为好的人就好得不行,认为不好的人就糟得不行。外国有外国的优缺点,大陆有大陆的优缺点。一味只是夸讚或诋毁都不是理性客观的态度。外国不是我们拿来调剂生活的,大陆也不是我们拿来发洩的。

国外不了解台湾,我们更应该了解国外,以便走出去让国外了解我们。台湾看大陆,再怎样不爽,都无法抹掉那「庞大的一坨」。何况,那上面尽是令台湾人讨厌的、不愿承认的「大陆同胞」。若是积极的态度,我们切不可视对方为敌。

如何维繫一个良好的两岸关係,如何促进大陆的健康发展,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不仅是对大陆好,更是可以换得台湾的万事太平。

文化相同的两岸有许多经验可以相互借鑒。无论是在大陆的台生,抑或是在台湾的陆生,两岸都有着不尽完善的自我视野。从两岸相互交流的学生开始,扩展到更加广阔的两岸青年,台湾借鑒大陆的「国际视野」,大陆借鑒台湾的「本土视野」,彼此折衷互补,共同寻找一条属于中华民族共同的「中华视野」:发扬民主,崇尚自由,争求普世价值,重视国际友谊。

延伸阅读:

[访谈报导:宫铃] 排队、民主、价值观-一位媒体人的两岸观察 [笔谈国际观] 国际观中的国际关係与全球议题

作者介绍:

一个出生在满洲、会讲朝鲜话、求学来台的内蒙人,一个教书又上学、不停换专业、不学无术的博士生,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的穷学者。现就读于国立政治大学民族所博士班与韩国延世大学国语所博士班。研究领域:语言史、音韵学、文字学、语文政策、民族语言、民族问题及民族政策、两岸关係、国际关係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