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家生活 >《共病时代》:从老鼠到玛丽莲梦露,「凹背姿」的性感魅力 >

《共病时代》:从老鼠到玛丽莲梦露,「凹背姿」的性感魅力

2020-06-10


性感凹背姿

当加大戴维斯分校的种马兰斯洛在马房使劲想驾乘幻影时,大约有一打的母马待在马房外一处名为牝马旅馆的特别畜栏里。这间马旅馆不像四季饭店那样高档,反而比较接近内华达州声名狼藉的野马牧场(译注:Mustang Ranch,是内华达州第一家合法妓院)。母马在这儿受人挑逗。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个只养过金鱼的城市女孩,观看母马被挑逗,肯定会让你瞠目结舌。

训练师领着一匹种马走向牝马的畜栏。他让这匹公马在每一匹母马的畜栏前暂停。那些母马的尾巴迅速扬起,展现自己闪闪发光、肿胀的阴脣。牠们排出一股热烘烘的尿液,把自己的下半身用力推向种马。有些母马会扭动背部,摆出微微蹲伏的姿势,彷彿邀请这匹公马骑乘自己。其他母马则是露出康乃尔兽医暨动物行为专家凯萨琳・郝普特(Katherine Houpt)口中的「那种渴望交配的表情」,「这时,母马的双耳会朝后旋转,嘴巴开开的。」

还有些母马则是瞥了这匹种马一眼,就立刻低头继续津津有味地嚼着眼前的乾草。有些则是看了一眼,接着就耷拉着耳朵,露出成排牙齿,边发出威胁性的嘶声,边冲向这匹公马。这些不同的行为取决于母马是不是就快要排卵。那些对种马展现出交尾前行为的母马不是正在排卵,就是即将要排卵。训练师告诉我,这些母马是「适合受孕的」(receptive)。至于那些忽略种马或将牠推开的母马,则是「不适合受孕的」(nonreceptive)。

感谢老天,人类女性不会在男人出现时或在月经週期的第十四天左右,就扬起尾巴,还撒泡尿。人家说我们这叫做「隐藏无徵的」排卵("concealed" ovulation),意思是说我们的排卵状态缺乏明显的「宣传」。不过演化学者,如加大洛杉矶分校的玛蒂・哈赛腾(Martie Haselton),开始仔细观察我们散发的线索——其中有些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幺难以捉摸。女性排卵时,往往会穿得比较大胆撩人,活动範围也会比平日离家较远。男性认为排卵中的女性较具吸引力;脱衣舞孃在月经週期中最容易受孕的阶段会得到较多的小费。大学学龄的女孩在排卵期会比平日大幅减少打电话给父亲的次数——这项行为被假定为某种对抗家庭内性吸引力(intrafamily attraction)的远古防卫机制。但是,就算排卵期之外,人类女性也会寻求性愉悦与性高潮。

就肉体而言,女性和男性的性高潮非常类似。副交感神经逐渐增强,突然转移到交感神经的爆发肌肉收缩,最后以大量的报偿性神经化学物质及脑波变化做结尾。两性间性高潮的感官与生理反应的相似性,由几乎完全相同的神经与荷尔蒙网络引起。在胚胎发展过程中,男性与女性的生殖器源自相同的生殖母细胞(primordial cells)。确实,无论是人类、犬只或鳄鱼,许多生物的胚胎刚开始时都没有特定的性别。其后,在诸如荷尔蒙、温度与环境效应的影响下,男性身上会长出阴茎,在女性身上却会压抑阴茎的成长。换句话说,妻子的阴脣与丈夫的阴囊在胚胎期曾经是相同的组织,就像她的阴蒂与他的龟头及上半部的阴茎体源自同一组织。

快速检视动物性徵后会发现,阴蒂并非人类独有的器官。这个「柔嫩敏感的按钮」存在于许许多多的雌性动物身上,包括马、小型齧齿动物、各种灵长动物、浣熊、海象、海豹、熊与猪。巴诺布黑猩猩的阴蒂与阴脣能肿胀到足球大小。多亏了高含量的睪固酮,使得非洲斑点鬣狗(spotted hyena)引人注目的阴蒂大到有「拟阴茎」(pseudopenis)的称号。在这些凶残的母权社会中,舔舐阴蒂是一种臣服的信号。欧洲鼹鼠、某些狐猴、猴子以及熊貍(binturong,一种东南亚的食肉动物)都具有特大号尺寸的阴蒂。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动物的阴蒂就像一般动物的阴茎一样,上头神经密布。这表示性高潮的那一整套感觉可能是不分性别、不分物种的。

然而,就算具备了感受性高潮的生理能力,许多女性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据估计,全球所有女性当中,约有四成有性功能障碍,其中包括性交疼痛(dyspareunia,在性交时产生持续性或重複性疼痛)及阴道痉挛(vaginismus,一种罕见的苦恼,指性交时阴道肌肉会产生不可控制的强烈收缩,不但疼痛难当,还会紧闭阴道入口,使阴茎无法进入)。

不过,显然最常见的女性性功能障碍是性慾低落、性唤起不足、性嫌恶(sexual aversion)、 压抑性慾,以及高潮障碍(inorgasmia)。这些病症有时被统称为性慾减退障碍(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 HSDD);这些病症有可能持续发生且令人无比苦恼。全世界约有四分之一的女性为此所苦。在美国,儘管各方的估计数字高低不一,但约有两成的女性被认为患有性慾减退障碍。这是指每年饱受性慾低落及无法达到性高潮所苦的女性,远多于被诊断出罹患乳癌、心脏病、骨质疏鬆与肾结石等疾病的女性人数总和。就像男性勃起与射精障碍,独立来看,女性性慾减退并不会致命;可是它会造成严峻的生活品质难题,进而带来严重的健康危机,比方忧郁症。

性慾低落和性慾减退障碍可能是有针对性的(针对某个伴侣),也可能是一般性的(对所有的性事均兴趣缺缺)。病患诉说的可能会是其他症状,包括忧郁症、焦虑、冲突、疲劳及压力。让她神游太虚的原因可以从乏味、不情愿却接受性事的顺从,到主动察觉性这档事令人不快或教人厌恶。恐惧或恐慌的反应有可能在极端案例中出现。有些女性会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生理冲动,想要推开自己的伴侣;有些女性则会想要踢、咬、打或回以猛烈的言辞攻击。

医师会运用心理治疗及开立睪固酮补充药物来治疗性慾减退障碍。睪固酮能提振性慾,对男性和女性同样有效。儘管如此,这些干预通常只能带来适度改善。运用睪固酮治疗性慾减退障碍,目前并未得到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核准(它肯定是採取「适应症外使用」〔off-label〕的用药方式),而且相关研究指出,女性病患躺在心理治疗长椅上的时间,对于改善她和伴侣床上活动的品质,效果极为有限。病患会被要求停止服用某些药物,尤其是选择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剂(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SSRI)的抗忧郁药物,比方百忧解(Prozac)、百可舒 (Paxil)与乐复得(Zoloft),因为它们可能会使性慾变得迟钝。除了这些基本的处置外,性慾减退障碍的治疗前景其实有点黯淡无光。有一部线上医学百科全书警告道,「伴侣对彼此不满的案例,经这类治疗后通常难有成效,往往会以分居、另觅新的性伴侣及离婚收场」。

我问珍娜・罗瑟博士(Dr. Janet Roser),如果她注意到某只雌性动物躲避雄性献殷情,不理会勾引诱惑,甚至对不想要的侵犯回击,她会开立什幺样的处方呢?她回答道,「除非该名病患处于盛怒之下,否则就什幺也不做。」罗瑟是神经内分泌学家,负责治疗加大戴维斯分校马房的马群。对她而言,听见性趣减弱会让她立刻想到:这只雌性动物不在发情期内,牠目前不愿性交。对于一头雌性动物来说,当牠并不处于接近排卵期时,不愿性交是非常正常,而且完全可以预期的。

先前我在马房观察训练师挑逗母马时,就看见不适合受孕的母马会对着走近自己的种马嘶叫、 啃咬、冲撞或踢对方。许多其他雌性动物会用同样清楚明白的方式向频频进逼的雄性表明,牠们现在不想性交;母鼠会抓、咬、发出声音;母猫会发出嘶嘶声或用爪子攻击对方;母猕猴会联合起来对付走近的公猴;母骆马会朝追求者吐口水,接着跑得离对方远远的;母吸血蝙蝠会露出牠们骇人的犬齿刺向对方;不愿性交的雌蝶会将自己的腹部扭转朝上,远离正抵达的雄蝶;雌果蝇也会展现相同的行为,有些甚至还会踢那些纠缠不休的雄果蝇;某些甲虫具有由几丁质构成的滑动薄板以挡住生殖孔,使不想要的插入转向。

非人类的雌性动物在无法生育或不适合受孕时,面对性事有几套剧本。昆虫学家兰迪・桑希尔(Randy Thornhill)和约翰・艾考克(John Alcock)曾描述一种他们称为「权宜的一妻多夫」(convenience polyandry)现象。在那情境下,雌性会接受(或忍受)某个特别不畏障碍或格外固 执的雄性与自己性交,只求对方完事后别再打扰自己。此外,观察性接纳行为在自然环境和圈养状态下的差异很是有趣。加拿大康寇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心理学家詹姆士・符傲思 (James Pfaus)专攻性行为的神经生理学。他告诉我,若将母猕猴与一头公猴圈养在一起,牠们会每天交合;当母猕猴发情时,甚至会达到一天两到三回。

不过,等牠回到比较自然的猕猴社群后——能生育的母猴会联合起来,只有在能受孕的日子才向公猴央求性交——牠只会在接近排卵期时交配。强制交合或强暴则是另一套剧本,在此状况下,雌性会在自己不适合受孕的时期配合性交;然而老实讲,许多生物的雄性确实会尊重雌性不愿接纳的信号,假如雌性叫牠退后,有些雄性会去其他地方碰碰运气——通常是找另一只有意愿的雌性交合。可是,某些物种在每年的特定时候会找另一头雄性交配。

对性事兴趣缺缺、尽可能地逃避性事或偶尔会对性致勃勃的雄性伴侣产生敌意或暴力相向。如果我们把这些动物的不愿接受性交和女性的性慾减退障碍两相对照,就会发现其中有若干有趣的交集。我很怀疑,性慾低落这种病之所以如此普遍,是因为无论女性目前处在月经週期的哪个位置,都期待自己可以随时随地接纳性事。虽然人类女性在排卵期外也会产生性反应,但事实上,女性每个月只有三到五天是适合怀孕的。这也许会让女性在其他时间没有那幺乐于接受性事。

雌性动物对性事的接纳程度会受到体内性荷尔蒙激增的操控。这些荷尔蒙透过脊髓与大脑的複杂神经线路运作,能引发可预期的特定交配行为,甚至是身体姿态。有个姿势尤其彻底洩露雌性动物是愿意接纳性事的。牧场主人、生物学家、专业繁殖者与兽医师都能认出这个叫做「凹背姿」 (lordosis)的姿势。凹背姿是一种非常特定,由荷尔蒙驱动的姿势。雌性动物会弯曲牠的脊柱下半部,形成背部凹陷的姿势,此时牠的臀部是朝后翘起。牠的骨盆变得柔软且能伸展。假如牠有尾巴,摆出凹背姿时,牠的尾巴会扬起或倒向一侧,暴露出牠的生殖器官。马、猫、鼠都会摆出夸张的凹背姿反应,在母猪、天竺鼠和某些灵长动物身上也能见到。

根据洛克斐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凹背姿的专家唐纳德・法夫(Donald Pfaff)表示,这其实是所有雌性四足动物身上极为普遍常见的神经化学反应。他写道,基本上,一头乘骑的雄性的触碰会引发一个神经讯号,「窜上雌性动物的脊髓,首先抵达牠的后脑,再传至中脑。在那儿,神经细胞会接收从腹内侧下视丘(ventromedial hypothalamus)传来的受到性荷尔蒙影响的讯号。假如这只雌性动物接收到足够剂量的动情素(estrogen)与助孕素(progesterone),来自下视丘的讯号就会说:『开始交配吧!做出凹背姿!』如果剂量不足,讯号就会说:『反抗,踢,逃离那只雄性动物!』」

跟某些勃起现象一样,凹背姿被认为是反射性的——是一种受到接触刺激而引发的不由自主、由荷尔蒙驱使的反应。例如,当「后宫主人」在交配前将一侧前鳍肢放在接纳交配的母象鼻海豹背上,后者会伸展牠们的鳍状肢,并举起牠们的尾端。然而有趣的是,恐惧与焦虑会干扰凹背姿,也许就像心理性勃起那样,大脑能扮演增强或关闭这项反应的角色。

虽然有些性学研究者坚持人类女性并不会展现凹背姿的反射行为,但法夫指出,「在我们从动物大脑转向人类大脑组织的过程中,已知在中枢神经系统中有大量的荷尔蒙作用机制被保留了下来。」他认为将「基本、化约的原则………应用在所有的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病患在内」是合理的。确实,正如他在《男人与女人:内幕大追击》(Man and Woman: An Inside Story)一书中生动地写道,「下视丘最基本的功能,诸如女性的排卵或男性的勃起与射精,运作方式相当类似……从『鱼到哲学家』,从『老鼠到玛丹娜』,全都适用。」

一头做出凹背姿的动物在晃动背脊、展现阴道时,牠的体内有一连串的荷尔蒙、神经传导物质与肌肉收缩正接续产生作用。人类女性也同样拥有这一连串作用的成分。我们也许不会像老鼠或猫那样露骨且反射性地展现凹背姿,可是凹背姿肯定是人类男性觉得很撩人,同时女性觉得这幺做很性感的姿势。一旦你开始搜寻它们,就会发现人类凹背姿的媒体意象无所不在。贝蒂・葛莱宝 (Betty Grable)在二战时期拍摄的经典泳装照是最有名的美女画报之一,这张照片展现了她的背部线条。当她回眸巧笑,对观赏者频送秋波时,她的背弯曲成些许凹背姿。

在电影《七年之痒》 (Seven Year Itch)中,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站在地铁通风口上摆出令人难忘的宣传姿态,也是用类似的凹背姿来展现她凹凸有致的身形。当她用双臂压住翻腾飞扬的裙襬时,她的臀部朝后翘起。俄罗斯名模伊琳娜・胥克(Irina Shayk)为二○一一年美国《运动画刊》(Sports Illustrated)泳装特别号拍摄的封面照,则是没那幺一本正经的凹背姿。照片中的她跪在沙滩上弓起下背,使她的屁股微撅,背部朝双脚弯曲(即使她的双峰抢尽风头,但她的背显然是凹背姿,这点肯定错不了)。美国流行乐天后凯蒂・佩芮(Katy Perry)将猫科动物的凹背姿推到了极致。她为了宣传自己的香水品牌「喵!」(Purrs),穿上一套紫色紧身连衣裤,戴上面具,四肢着地,摆出经典的凹背姿。

凹背姿的「性感魅力」一点也不神祕。数亿年来,从大型猫科动物到母马、老鼠,为了表示自己接受性事,动物会展现出凹背姿。在年纪很小时,雄性就认识到接近不接纳性事的雌性可能意味着被咬、被抓伤、扭打或挨拳头。对人类男性而言,这可能也很棘手。最好是跳过那些不接纳性事的雌性,改找用种种行为(包括凹背姿)诱惑与暗示自己愿意交配的雌性。

掌握凹背姿的知识,并不能让患有性慾减退障碍的女人突然开始拥有性高潮。可是,理解动物的动情与非动情的週期,能为我们提供有用的讯息。至少它能让某些女人放心,知道自己没有随时想要性交是说得过去的,并且提出一个简明的理由,解释为什幺没性致及何时性趣缺缺是正常的。

饱受性慾减退障碍之苦者的伴侣也许可以考虑各式的前戏。抚摸、轻咬脖颈、舔舐阴户与舔耳性感且自觉性感的理由。康乃尔教授凯萨琳・郝普特写道,对马而言,「足够时间的性前戏是不可或缺的。」种马会轻轻啃咬、用鼻摩擦牝马的身体,从对方的头与耳开始,接着向后移动,然后向下来到牠的会阴部;犬只也会在性交前用嘴梳理毛髮做为前戏;寄生蜂与果蝇会抚摸彼此的触角;有些鸟类会轻啄对方的泄殖腔。当然,人类之间的前戏对我们具有独特的吸引力,但是研究甲壳动物、海鸥、蝙蝠与壁虎的前戏,能产生终极的性爱行动对策。由于它们促进交配与怀孕的优异能力,方能在百万回合的天择筛选下仍被保留至今。

也许透过能在某些母牛与牝马身上看见的真正「慕雄狂」(nymphomania),可以找到对性慾减退障碍有所帮助的线索。性慾极强的行为是卵巢功能发生障碍,导致睪固酮与其他雄性激素增多的结果。在马和牛的病例中,卵巢囊肿(ovarian cyst)是病因。罹患慕雄狂的母牛(大多是乳牛,而非肉牛)会冲满干劲地不断抓扒,并尝试骑乘其他母牛。而且牠们会「像头公牛般」大声吼叫,牠们的声音带着特殊的雄性化。至于受到此病侵袭的母马则会展现出种马般的行为。牠们会做出裂脣嗅行为、强迫性撒尿,还会骑乘其他母马。在这种非常混乱的情境下,专家建议摘除受到侵袭的卵巢。

在我得知牧场上的慕雄狂之前,我以为这个观念比较像是某些色情小说剧本的脚本,而不是个真正的医学病症。可是,兽医师不只是做出病症判断,还担心它带来的影响,因为马房或牛舍中只要出现慕雄狂,就可能造成大破坏且带来伤害。了解到慕雄狂的病因往往来自卵巢的囊肿增长后,我不禁纳闷,患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PCOS)的数百万名美国女性,是否也感受到性驱力与性活动的增加呢?最有意思的是,患有这种男性化疾病的某些女人确实描述自己的性慾增强了。然而,体毛与头髮的过度增长也是这种病症的特徵,这些变化可能会对患者的自我形象带来不利影响,从而使她打消发生性关係的念头。

在兰斯洛因为三次骑乘守则而被判出局的隔天,我观察另只种马毕吉(Biggie)经历完全相同的交配前流程。毕吉被领入马房,嗅闻了一点点冷冻母马尿的气味并对一只动情的牝马瞧了一眼后,就被带到幻影身旁。接下来,靠着学来的才能,毕吉跨骑在幻影背上,抽送了四到五次后,达到高潮。我努力寻觅着性高潮的行为证据。我所看见的,是明显的夹紧、剧烈颤动、牢牢抓住,接着是短暂的静止,然后毕吉就从幻影身上滑落。就跟许多刚射完精的种马一样,毕吉看起来睡眼惺忪、「郁郁寡欢」。训练师取下巨大的採精管,将它送去处理。毕吉被带回牠的畜栏。马房被整理好,準备供兰斯洛使用。兰斯洛在这个崭新的一天毫无困难地重新回归竞赛行列当中。

显然我们无从得知马儿从射精当中得到什幺样的快感。不过,一个日本研究团队的报告指出,其他动物也能体会感官刺激。他们写道,猴子「交尾以雄性射精的那一刻告终,在那一瞬,公猴的身体既紧绷又僵硬,也许还伴随着性高潮」。公鼠「在紧抱住母鼠身体,重複抽插后,达到射精,此时会表现出抽搐似地伸直」。研究人员指出,就连鲑鱼「也会在射出精子与卵时露出嘴巴开开、痉挛般的伸展」。至于昆虫则会在性交中展现出一套标準化的连续动作。以蟋蟀为例,公蟋蟀会压住母蟋蟀,「做出伸长的姿势」,将自己的精荚送进母蟋蟀的交尾器内,接着突然「落入一种完全静止的状态」。他们的结论是:「也许在不同物种间,交配的最后行为都是依循类似的机制。」

在仔细审视许多动物勃起、射精与高潮的类似功能与生理机能后,要假设性交的感受没有共通之处实在不容易。性高潮带给海扁虫(marine flatworm)多头阴茎的快感,肯定和它为人类男性单一阳具创造的舒畅感受一样深刻;一位灵长类学者观察到,母合趾猿(siamang)的外阴部被公猿舔舐后,「一股震颤会传遍整个身体」,那种感觉也许和诗人茉莉・皮考克(Molly Peacock)对性高潮的描述,「如紫色法兰绒般柔滑,接着陡然清晰」是一样的;狮子在性高潮时嘴巴开开的扭曲面容,可能表示牠达到高潮时忍不住要大声吼叫;交配中的乌龟会发出长而尖的叫声,藉以宣洩快感。

这有助于解释动物性交的时间长短。伴随人类性高潮时肌肉不规则颤动而来的,是脑下腺分泌的催产素激增;动物版的这个反应是一种重要的诱因,能促使动物一而再、再而三地追求性行为。软体动物、果蝇、鳟鱼、蠕虫、大猩猩、老虎与人类的性慾会受到驱使,渴望再次体验伴随射精与高潮而来的一连串化学作用的冲击。

以人类为中心的观点来看性事,性高潮似乎是人类独有的特殊现象。可是,一个更有力的论述指出,以「愉悦」作为性交奖赏的这种机制,是动物界共有的现象。倘若真是如此,则性高潮绝不是性交的副产物,而是允诺,是色慾的源头,是诱饵。

相关书摘 ►《共病时代》:别自责了,你无法「只吃一口」是有原因的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共病时代:医师、兽医师、生态学家如何合力对抗新世代的健康难题》,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芭芭拉・奈特森赫洛维兹(Barbara Natterson-Horowitz)、凯瑟琳.鲍尔斯(Kathryn Bowers)
译者:陈筱宛

心脏科权威医师和医疗记者一起化身侦探,在诸多故事中找出健康的新定义和解答。
健康意识全新突破、疾病防治与诊断的新方向,就等这份关键报告!
为什幺狂犬病、禽流感、狂牛症会传染给人?

国立中兴大学生命科学系副教授吴声海
——专业审订

关于「生病」、关于各种疑难杂症,我们知道的太少,甚至连医学也未必给得出好说法;
人类的许多疾病或状况其实「有迹可循」,而这个「迹」指的不单单是有没有吃好睡好、心情愉不愉快,而是观察、了解动物伙伴们才能得到!

原来你的猫咪、野外的马……也都会「晕倒」!
难道动物也会气急攻心或伤痛欲绝?面对危难或突发事件时,「晕倒」和「战或逃」(fight or flight)一样,都是动物本能的选择——因为当奋战无用也无所遁逃时,晕倒反而提供我们更有力的保护。因此,别再以为晕倒是人类的专利了,它可是几亿年来帮助动物避开死亡的关键机制!

癌症存在多久了?——在化石研究中居然也找得到恐龙罹癌的证据!
癌症研究的曙光在哪里?或许最好的方式是把癌症的成因和基因突变的证据扩充到各种动物身上,让动物和人类的癌症研究交互辩证,藉以理出更多可能的破解线索——乳癌和哺乳的关係,就是兽医在追蹤怀孕的母豹状况时意外获得验证!

谁在嗑药?——半夜偷偷潜入药用鸦片种植场的窃贼,居然是小袋鼠!
对「瘾头」无法抗拒的不只是人类,甚至小袋鼠、马、羊、鸟、猴子都有爱上吸毒的不良纪录!此外,种种成瘾行为(疯狂购物、电脑上瘾、性……)也都跟药物上瘾一样,因为我们无法抗拒瘾头带来的愉悦感,而不断地在「瘾」中巡迴,而克服瘾头的最有效方法居然是……

放眼望去,还有许许多多病症和行为的成因找不到线索,且看杰出的权威医师和医疗记者如何扮演疾病侦探,为我们说动物故事的同时,也让我们更认识自己、认识疾病、认识整个生态系其实就是一个健康共同体,「健康」从来都不只是一个人、一个物种的事!《共病时代》带我们连续跳坑到演化人类学、社会学、生物学、兽医学和动物学之中,告诉我们打破学科间的高墙后织就的美丽新版图,才可能为这个医学发展看似先进却始终追不上疾病演化速度的时代带来重大突破!

《共病时代》小测试:以下何者正确?

只有人类才会在紧张、压力大或遇到危难时晕倒 癌症,是医学发达以后才渐渐演变出来的恐怖病症 自慰、杂交、口交、肛交、人兽交……都是人类发展出来的行为 染上毒瘾是人类独有的行为偏差 「肥胖」只在食物充足的人类或宠物身上才会看到 自残和厌食症是人类的文明病  

答案是以上皆非!
如果你有任何疑问,欢迎加入《共病时代》俱乐部,一次为你说明白!

《共病时代》:从老鼠到玛丽莲梦露,「凹背姿」的性感魅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