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佳生活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 >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

2020-06-18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

兴柜的新股王 F-通讯(中国通讯多媒体,以下称为 CCMG)将于七月底上柜,也因为来自于中国的公司在台湾成为兴柜股王而受到瞩目,但事实上这间公司的前执行长以及创办人凃俊光是道道地地的台湾人,而凃俊光也特地接受科技新报专访,谈到为什幺一间在中国成长的公司,最后会想回台湾挂牌的始末。

CCMG 创办人凃俊光本身早期在香港发展,因生意的机会,跟中国的网路、手机发展初期公司熟悉。就如同最早看中马云、阿里巴巴在中国巨大潜力的未来台湾首富蔡崇信一样。具有远见的凃俊光英雄所见略同的採取类似蔡崇信的路途,在中国投资并且经营智慧型手机软件的CCMG。在F-通讯取得中国的成功地位、获利之后。也配合台湾政府吸引优良台商回台挂牌政策,他跟董事会决定要回台上市,虽然他长年在大陆工作,但脚踏实地的态度,也让他在业界如鱼得水。

「我投资公司都是自己会进去参与决策,协助该公司的规模成长。」

中国,完全不同的手机软体市场

由于在中国做投资,因此也认识了许多在中国打拼的台湾老前辈,自然也成为往后 F-通讯能吸引许多大咖投资的重要因素。当 F-通讯送件回台的时候,是第三家申请挂牌上市的中国渠道商,正式挂牌则是以第六家渠道商,但他们的董事会组成分子则都是久在中国的台湾人,包括曾任摩托罗拉亚太区副总裁的董事长林维钧、前微软大中华区营销长吴世雄、前微软大中华区执行长陈永正,这间公司的董事席位几乎全是知名科技要人。

在中国,手机市场的竞争比起我们所熟知的更为激烈,由于 Google 全面退出中国的关係,Google Play 几乎无法发挥现有的功能,许多渠道商也从功能性手机的市场异地而起,转战智慧型手机市场,藉由「内置」的方式进入手机,藉由广告与常驻应用程式获取利益。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图片来源: Michael Kappel Flickr CC 2.0

软体为王,渠道为后

在中国的手机品牌相当多样化,为了能打进各品牌的手机中,渠道商必须要掌握经销商通路,才能打入中国 997 个地级市的市场,最早 CCMG 瞄準的经销商至少 8000 家,从2012年3月开始经营智慧型手机到现在,该公司已经与超过 10,000 家经销商合作,平均每一个地级市都掌握超过 10 家经销商通路。

由于省、市、地级市的手机经销商都有可能不同,渠道商就是把握所谓的「最后一哩」──也就是地级市的经销商。因为当手机送到消费者手上时,里面的内容也最有可能由地级市经销商掌握,手机由经销商送到零售商手上,利用寄卖的方式结算手机的销售,因此渠道商主要都是与经销商合作,让经销商可以刷手机,并送到零售商贩售,最后转到消费者手上,每支手机最后只会有一个渠道商可以内置,因此渠道商之间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

凃俊光:「其实一个手机要转到消费者手上,平均可能要刷个七到八次。」

#187558974 / gettyimages.com

一次一次的刷机都会把之前渠道商的内容给盖掉,因此最后一哩的掌握度相当重要,手机必须要开机通话满 20 分钟或手机连续开机六小时后,这支手机的拥有者才能够算是活跃用户,目前该公司已经有接近 6 千万名活跃用户。

凃俊光也特别提到,相较之下 Lenovo 跟小米算是比较难打入的手机,而中兴与华为的手机则较为容易。目前以该公司来说,出货比例约是智慧型手机七成、功能性手机佔三成,但由于智慧型手机比起功能性手机来说,汰旧换新率更高,因此大陆整体的手机用户来说,目前还是呈现智慧型手机与功能性手机五五波的态势。

中国渠道商两大利益:游戏与广告

100多间公司在该公司自有的 App Store,游戏收益最高,佔有该公司营收接近 7 成,内建百度、地图与输入法,一只手机就可以获得人民币 3 块 5 左右,而中国人民在使用手机的习惯上也逐渐学聪明,他们比较能接受百度、淘宝等较大品牌的网路服务公司,但如果是乱塞一些小厂的游戏服务,他们很快就会自行移除或删掉,而且也会对他们的服务反感。

渠道商的获利模式主要来自于两大区块:广告与应用程式下载付费。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图片来源:Michael Davis-Burchat Flickr CC 2.0

目前在 CCMG 透过一些内建程式经营应用程式广告推送,目前约有 100 多间应用程式公司与 CCMG 合作,每当一支使用 CCMG 服务的手机,除了下载应用程式会付推广费以外,还会在手机内装一些预设的程式与应用,而这些应用的厂商也会付费给 CCMG 做为「上架」的费用。

为了能够让这些程式的效益最大化,CCMG 也不会随意在手机上放置应用程式,而会调整预设的程式内容,例如高阶手机的使用者大都会习惯百度搜寻、地图等预设使用的程式,就算预设一些他们不习惯的应用程式在里面,他们也会立即删除或更换;而白牌手机的使用者则是较为喜爱游戏,因此白牌手机的预设程式也会以游戏为主,但游戏的收入最高。

另一种方式则是广告付费,这些已经採用 CCMG 服务的手机,将会依照使用者的习惯推不同应用程式的广告,比如喜欢玩战略游戏的,就会推战略游戏的广告给你;喜欢使用交友软体的,他可能会推一些「我爱红娘」之类的软体给你等等,依照软体的使用状况,就会推送不同的广告,只要使用者点击了这些广告并下载,CCMG 就可以从中抽成。

目前该公司每天平均会推送 600 万则广告,从广告中下载一款应用程式,就可以获得 3 到 8 元人民币的利润。

渠道商因稜镜事件而获利

原本渠道商是在中国崛起的行业,主要是因应中国没有 Google Play 的缺憾,但在稜镜事件后,许多国家包括俄罗斯、巴西、印度等国家都会担心 Google 也成为美国的帮兇,因此这些国家也开始有类似渠道商的需求,尽量减少使用 Google 的服务;而 CCMG 也看準这个商机在东南亚布局,目前该公司在东南亚的总出货量约是 460 万台手机左右。

「一支手机我们会付 20 元,让我们的服务可以内建进手机中,就是希望未来他们能让我们赚的比 20 元还要多。」

 兴柜网路股王 F-通讯创办人凃俊光:我能协助你打进中国

图片来源:Bfishadow Flickr CC 2.0

凃俊光也特别提到,现在在 FaceBook 中推广游戏,每进入一个玩家,FB 就最高可以跟厂商收 7 块钱美金,而根据该公司本身的研究,开发一个台湾客户约要 100 块钱台币,而开发一个中国的客户去年平均只需要 3 块多人民币,但今年却暴涨到 10 块人民币左右,目前中国在手机安装游戏应用程式的人,每 1,000 个人约有 3 到 4 个人付费,而每一个付费用户平均花的钱约在 120 人民币左右,靠这种方式可以概略估算出这个游戏大概的收入,也可以知道在中国花多少广告费才划得来。

凃俊光:希望能回来协助台湾厂商

这些商业模式的规模之发达,在台湾是很少人能够想像或窥见的,在台湾因为各种因素,许多有能力的年轻人虽然出走到了国外,但更多的年轻人才能是被埋没的。台湾的硬体代工全球知名,但无线网际网路产业相较之下却极为弱势,因此凃俊光才会找林维钧、吴世雄、陈永正一同将 CCMG 这个品牌带回台湾。

为了要能够将在中国成立的公司带回台湾,包括重组架构符合台湾法规、甚至是得放弃某些执照,才能成功回到台湾挂牌上市,这一切的辛苦,都只是希望能够搭建一个平台,让台湾厂商可以藉由他们的经验教导前进大陆,打入中国的无线网际网路产业。

这也是凃俊光本人的梦想,以现在的环境来看,台湾的软体厂商要进军大陆并非易事,因此 CCMG 回台挂牌除了增加台湾厂商进军中国的意愿外,他也能保证自己不会去坑台湾厂商一分钱,而是以对等的情况协助台湾厂商,让好的创意能够在中国的庞大市场中快速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